阿里的“花呗”,美团的“月付”进军移动支付有戏吗?

原本,美团在本地生活服务领域“一枝独秀”,就算持续亏损,日子过得还算惬意。而随着支付宝升级为本地生活服务平台,王兴再也坐不住了!

前几天,美团正式上线“月付”功能,正刚阿里的“花呗”,算是对支付宝的正面开火!

此次,美团全面进军移动支付领域,来势汹汹,彰显了王兴对支付消费金融领域的野心。而且,背后更着有自己棋局谋略。

只是,移动支付领域有微信和支付双寡头坐阵,江湖“混战”硝烟滚滚,而且支付宝深耕十年,势力早已经盘根错节、根深蒂固,美团真的有戏吗?

01

进军移动支付领域

美团王兴的“无边界”野心

美团高调上线“月付”服务,功能和花呗十分类似,即用户可以先“赊账”,下个月再还款,最长免息38天。美团用意很明显,就是向支付宝的花呗宣战。

同时,也透露出美团王兴的“无边界”野心。

实际上,王兴的“无边界”并不新鲜,早就被人们说烂了,而且美团的发展历程也正印证了这个战略路线。

从成立之初,王兴就带着美团不断地拓展领域边界。短短十年时间,美团已经从一个小团购网站,一步步变成了如今的庞然大物。业务领域涵盖外卖、酒店、网约车、金融、生鲜、电商、共享单车等生活场景。

而且,最被业界所称道的就是,美团已经一跃成为第三大互联网巨头。

美团能成为如今的美团,最关键的原因,即是当时抓住智能手机和移动互联网的风口。当众多团购网站还在红海恋战之时,美团已调转战舰方向,瞄准外卖这个超级流量入口。

正是有了这个超级流量入口优势,才使王兴能够快速扩展其商业版图。

在2012年,在美团准备C轮融资之时,王兴曾强调,美团要对标的从来不是团购网站鼻祖Groupon,也不是中国现在的任何互联网企业,而是全球商业巨头亚马逊。

王兴崇尚的“无边界”,正是亚马逊的战略底层逻辑,即是迅速将利润投入到创新业务中去,进而得以不断扩大业务边界。而一直以来,美团也是遵循 “无边界”的核心战略路线,不断进军新领域。

而此次进入移动支付金融领域,也是如此。

毕竟,移动支付市场规模巨大,本身具有很大诱惑力。根据易观数据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移动支付市场规模达到近47.7万亿元。具体到“先享后付”上来,花呗在2017年之时,净利润高达34亿元,京东白条,截止到2018年末,营收账款余额为344.49亿元。

王兴曾在饭否上说过这样的一句话“即使是今天,绝大多数人依然低估了贝索斯。

看来,这句话对于他也同样适用。

02

王兴的谋局

掌控流量入口更多话语权

美团王兴在场景流量引流方面很有一手。

美团的业务版图包括同城出行、美团外卖和到店+酒旅,其中美团外卖是整个美团系的核心流量入口,也是最大的流量入口,不过属于中客单价微利。

同城出行是整个美团系的周边流量入口,同时也承担起免费广告营销的重任,而且是属于高频低客单价中亏。而到店和酒旅服务是整个美团系的核心商业化业务,属于低频高客单价高利。

美团的流量底层逻辑是,通过外卖和同城出行为平台带来高频流量,进而拉动高利润的酒旅和到店业务,而后者则为前者持续供氧。

这意味着,美团通过重资产的O2O,将用户流量围拦在自己平台内,并且流量可以在各业务的多场景中进行导流。

而且,王兴将服务产品化、流量场景化,进而抢占用户心智,并且通过超级帐户,打通了多场景产品服务。使消费者在每一个特定场景驱动下,主动打开美团APP。

比如,处于出行、用餐、旅行等场景下,用户都会打开美团APP。也就是说美团是以场景化流量为入口来获客的,而且即有出行的行为诱导,又有美团点评的口碑传播,通过一个超级帐户将跨多个品类和业务的用户心知建立起来。

之前,美团最不缺的就是流量,而如今情况变了!

短视频和直播电商模式的崛起,正在逐渐分割着美团的流量,美团本身也正在承受流量增速缓慢的压力。

这个可以从2019年美团财报上可以看出,虽然实现了盈利,但美团在商户端和用户端的增长速度,已显疲态,同时,交易用户数增长趋势也开始缓慢。

而且,阿里巴巴将支付宝升级生活服务平台,全面向美团腹地开攻,一方面以低佣金抢B端用户,一方面携手12亿支付宝C端用户压境。

由此可见,美团的压力可想而知。

此次全面进军支付领域,王兴有着自己的思考和棋局。

当下,美团系已成长为一个庞大的生活体系,覆盖我们生活方方面面的场景,像外卖、网约车、机票出行、到家服务、酒店住宿选装,这些场景都和移动支付有关。

那么先花后付的“月付”这种功能显然更能够吸引以及留存新用户,同时通过支付环节,增强自家APP用户粘性,一方面缓解流量增速方面的困局,一方面反哺自己的平台生态,可谓一箭双雕。

值得一提的是,在互联网流量越发昂贵的情况下,做自己的移动支付体系,意味着在流量入口方面会有更多话语权,同时也能形成新的增收点。

03

美团的底气

多场景用户优势和市场潜能!

首先,美团市值的“妖式疯涨”

今年的美团,可谓是过山车。

1月17日,美团市值6521亿港元,3月19日,市值为6521亿港元,6月8日市值达9033亿港元,两个多月时间,美团市值翻番,稳稳的站在了9000亿港元,开始冲击万亿市值。

纯以市值比较,美团的规模相当于约两个网易、三个百度、七个携程、十个B站。

这样的发展速度不免让业界另眼相看,以至于部分人开始给美团冠上“妖式疯涨”的帽子。最重要的是,美团的外卖业务以及到店、酒旅服务都已经开始盈利。

漂亮成绩的背后,肯定是离不开美团自身的努力,以及美团业务持续发展的市场潜能。

这或许就是美团大举进攻移动支付的底气。

其次,巨大的用户基数优势

巨头蚂蚁金服,在消费金融领域做的风生水起,最关键的原因即是依托于支付宝和淘宝强大的流量。由此可见,用户流量可谓是决定成败的重要因素。

虽然,美团面临着流量见顶的困惑,但庞大的流量基数,仍然是美团发展新业务的筹码。

要知道,从最初的千团大战到当下的多元化业务,美团已经一步步积累了大量的用户,此前QuestMobile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美团日活用户数已达到6985.86万,即将突破7000万大关。

而且活跃用户数和商家数也在不断增长,这一点可以从财报上可见一斑,美团一季度交易用户数同比增长8.9%至4.49亿,活跃商家数目增长5%至610万。

具有巨大的流量做支持,为 “月付”提供了强大的用户支持,不愁人海茫茫还需要自己寻找增量。

而且最重要的是,美团“月付”与众不同,在支付环节形成闭环。

具体来说,用户使用“月付”成为会员后,支付订单后可以即时评价,美团通过双平台曝光评价,能够帮助商家引流,同时,提高商家线上评分,助商家进入一个流量的良性循环。

也就是说,除了解决移动支付问题,更重要的是帮助商家管理好老顾客,营销新顾客。

最后,覆盖场景面足够广和深

美团的市场嗅觉一向很敏锐,快速将占战舰打向下沉市场。

打法就和拼多多从下沉市场开始,再从农村包围城市是一样的道理。不同的是,美团是从城市向农村扩散,即是最开始占领了一二级城市高频用户后,再瞄准了下沉市场用户。

早在四前年,美团就为完成全国超过200个城市完胜渠道的铺设,快速在下沉市场也插满了自己的旗帜。比如,在木易老家的十八线小县城,大多数商家都是入驻美团外卖。

所以,覆盖面足够广,表明了美团在流量上面会有更多优势,这也许是很多对手尚未培养起来的。

04

支付“江湖”混战

美团生存的机会有几何?

支付宝和微信是支付领域的两个大魔王,双方在政务、生活服务、出行等领域的战场,硝烟滚滚。

在信用支付消费领域,支付宝率先推出花呗,微信支付也不甘示弱,于今年3月推出新产品分付,打开信用支付的大门。京东最早出击,推出了“白条”对标蚂蚁金服的“花呗”,背靠京东商城,放款数额也在不断增加。

面对美团此次的来势汹汹,这些支付巨头必将做出反击。那么,美团的搅局式杀入,进而撼动支付宝、微信的地位?

支付宝和腾讯金融加起来的市场份额早已超过了90%,当然,这也并非说明美团没有优势。

毕竟,王兴意图很明显,就是用更多的实惠拉拢用户,美团对所有人开放,几乎涵盖旗下所有消费场景。这意味着,支付宝和微信在美团APP涉及的多场景支付服务,将被美团“月付”取代。

此外,在外卖和到店业务上,尽管阿里系持续加码本地生活服务,但美团在市场竞争格局仍能保持领先。

如果,美团“月付”对用户端补贴力度进一步加大,同时,美团信用业务崛起势必会反哺美团整体金融布局,美团在支付领域的机会还是很大的。

不过,平台不仅比拼流量,更比拼的就是服务顾客的能力以及背后的B端供应链优势。

获取更多新金融资讯、金融知识、金融服务,请关注预备金-互联网新金融知识课堂门户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