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付的全面战争还有多远?王兴的美团还没有拉开序幕

支付是一个六亲不认的战场。

5月29日,“美团买单”升级为月付后,读懂新金融曾撰文称“月付真正瞄准的第三方支付,信用付是路过,‘付’才是终点”,这句话在前不久应验了:美团的支付页面没有了支付宝,王兴摊牌——我要做支付。

目前,阿里巴巴还持有美团1.48%的股份,故有网友调侃:这一次,阿里和美团那1%的“爱情”彻底分手了。不要说1%的爱情,即使是腾讯和美团、京东那样坚固的爱情,微信给它们开过支付入口吗?

这轰动一时的“分手”,虽然动摇不了支付宝的地位,但宣示了一个真相:在移动互联网或者互联网金融领域,支付是巨头绕不开的战场。

只是,现在还不是全面战争爆发的时机,紧握着支付牌照的巨头们都在等待一个变局——“政策环境发生变化”或“与‘两强’竞争的门槛大幅降低”。

1、往日战争

阿里巴巴做社交之心不死,腾讯布置的电商包围圈也越来越密集,但二者最终短兵相接的领域是支付,为什么是支付?

刘强东曾说:我犯得最大的一个错误,就是拿到投资之后,比如在07、08年的时候,没有发展支付业务。 2020年,蚂蚁集团、京东数科都迈开了IPO的步伐,蚂蚁集团估值2000亿美元,京东数科估值约两千亿元,二者正好差了一个“汇率”,最根本的原因就是支付业务的差距带来的连锁反应。

支付业务的价值并不局限于其本身的盈利能力,它代表了免费的账户体系、流量和数据,而这些是互联网金融的核心资源,可以凭借这些可以在理财、保险、信贷、本地生活等全金融甚至非金融业务上大杀四方。支付,得之可得天下。

支付宝最初仅仅是为了解决淘宝网上买家与卖家之间的信任问题。

在淘宝刚刚成立的2003年,信任是最大的问题:买家担心付了钱收不到货,卖家担心发了货收不到钱,二者需要一个媒介作为居间的担保者,于是淘宝网成立的5个月后,便有了支付宝的“担保交易模式”,2003年淘宝全年成交总额约3400万元,“从0到1”的过程中,支付宝功不可没。

支付宝最初的性质其实与P2P平台的差不多,都是一个居间担保的角色,只不过它们一个是为买卖担保,一个是为融资担保。(虽然P2P一直被称为信息中介,但其本质大家都懂)

2005年,疯狂“Ctrl+V”的腾讯上线了拍拍网,一个月后腾讯版“支付宝”财付通上线。不过,在此后的竞争中无论是电商还是支付,腾讯都不敌阿里巴巴,直到2014年。

2014年马年春节,微信红包一炮而红,完成了大规模的用户绑卡。绑卡也是美团正在努力去做的,已有4家银行可以直接“一键绑卡”,连输入银行卡号的操作都不需要,降低了美团支付扩张门槛。

微信红包的进攻被形象的称为“偷袭珍珠港”,有人评论称“微信支付一夜之间做了支付宝8年来所做的事情”。当然,这次偷袭只是开始,此后二者进行了旷日持久的商战,直到今天。

两家巨头大战期间,京东支付和百度钱包等自带流量的巨头曾尝试以砸钱的手段“霸王硬上弓”,但最后都不了了之,只能在自身体系内运转;本来应该凌驾于支付宝、财付通之上的银联,也以大规模补贴的手段想要改变些什么,但最后也不过是“泯然众人矣”的命运。至于其他中小支付公司,多成为了街边免费送POS机的角色。

支付的战争仅仅就是二马之间游戏吗?显然不是,挑战者王兴入局。

2、挑战者王兴

3Q大战之后,腾讯变了,从到处“掀桌子”变成了“有掀桌子的实力,不掀桌子的修养”,从千团大战中胜出的美团则变得“越来越能打”了,它成了腾讯后发战略的继承者。

本地生活服务和腾讯的社交有一个相同之处:刚需,这是美团四处收割成熟业务的底气。但美团不够下沉,其优势更多的体现在城市中;相比于铺满全国的支付宝二维码,美团的拳头明显还不够硬,现在不是和支付宝摊牌的最佳时机,但到了必须摊牌的时候,因为支付宝已经打到了家门口。

美团和支付宝,本来不用走到今天这一步的。

Long long ago,美团不是腾讯系而是阿里系。2011年7月,阿里5000万美元投资美团,2014年再度跟进了美团的融资,阿里的支持在千团大战时期显得十分重要。而美团的对手大众点评也获得了腾讯的支持,二者的竞争也代表了AT之争。

2015年10月,美团和大众点评合并,从股权上看,王兴可能会获得阿里、腾讯两家巨头的共同支持,没想到却直接让其与阿里决裂。合并后,腾讯在美团点评新公司的持股份额超过10%,而阿里只持有大约7%的股份;阿里开始退出美团,最终只剩下“1%的爱情”,而美团则在新一轮接受了腾讯领投的10亿美元融资,成为了腾讯系大将。

2015年6月,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整合双方资源成立口碑。从时间线可以看出,在美团和大众点评合并前,马云对于未来的故事就已有所预料。

2018年4月,阿里巴巴联合蚂蚁金服以95亿美元对饿了么完成全资收购;同年10月,阿里巴巴在微博宣布,“正式成立本地生活服务公司,饿了么、口碑胜利会师,合并组成国内领先的本地生活服务平台。”

2020年3月,蚂蚁金服宣布,把支付宝从金融支付平台升级为数字生活开放平台,并立下“3年携手5万服务商,帮助4000万商家完成数字化升级”的战略目标。这意味着美团的对手不再是阿里巴巴的小弟,而是它的长子——活跃用户超过QQ的世界第二大独角兽(现在应该是第一了)。

支付宝都打到家门口了,美团难道只能防守?无论是被迫还是主动,王兴必须在接招的同时反击,而支付是最好的战场:直接攻击蚂蚁集团的根基,虽然不能动摇基本盘,但可以让对方很难受。

其他巨头,虽然没有王兴这么能打,但对于支付业务,没有人愿意完全放弃,大家手里紧紧握着的支付牌照就说明了问题。

3、未来的全面战争

一家支付机构在C端市场立足的最低资源配置是什么?一张支付牌照;自有或外部长期、稳定消费场景;一个用户经常使用的流量入口——App或手机等终端设备;用户在设备上绑了至少一张银行卡。显然,美团支付缺少的只是用户绑卡。

淘宝和美团是比较有意思两极化的App,它们分别是电商和本地生活的主宰者,而这两个市场又囊括了C端用户大多数消费场景,这也是二者相比于百度、头条这类巨头最大的优势。

支付宝的体系很成熟,成熟也意味着没有“爆炸性的牌”可打,挑战者王兴不同,他完全可以在取消支付宝使用后,再在无数美团的入驻商家中全力推广美团支付,这将直接威胁支付宝的基本盘,如果王兴这么做,也就意味着两家巨头在支付上的冲突从局域战役发展为全面战争。

现在是合适的时机吗?或许王兴还没有想好两个问题:

1、拿下一部分市场份额容易,保住这部分市场份额需要每年投入N个亿,现在的美团可以这么多线作战吗?

2、和支付宝全面开战的同时也意味着要和微信支付间接开战,在这个“六亲不认”的市场里,“亲儿子打爹”没什么大不了的,你看现在扫码还能打开美团单车吗?股权上,美团是腾讯系,业务上美团就只是美团自己。但一打就意味着美团面临了个两个敌人,全面战争能赢吗?

什么时候是好时机?读懂新金融认为,在于两个变局:

1、政策环境剧变,比如国家要严格控制支付机构的市场份额上限。7月31日,有消息指出相关监管机构正在研究是否对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展开反垄断调查,随后相关官方人士立即出来进行了辟谣。但在读懂新金融看来,虽然辟谣,但未来政策层面“反垄断”并非是不可能的事情。

2、基础设施或者说竞争门槛剧变,比如铺满全国的不再是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的二维码,而是适用于所有银行和支付机构的二维码;再比如以生物识别为核心的支付技术成熟,支付过程中完全不需要打开手机,甚至不需要用户绑卡,直接在支付机构App上同意相关协议,用户银行卡自动绑定。这看似天马行空,但极有可能发生,基础设施剧变将带来竞争门槛的降低。

支付宝崛起时的变局就是中国互联网环境的剧变,阿里巴巴因为淘宝网洞悉支付的未来搭上了时代快车;微信支付崛起时的变局是移动互联网环境的剧变;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剧变的背后又是政策和终端的进步、普及推动的。

与二者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银联,中国互联网发展初期,支付宝相比于银联还是个宝宝,2004年,马云还曾到银联寻求过合作,但很明显在那个电脑都没有几台的年代,银联没有看到这合作背后的价值;当年年底银联就确立了一个当时比较正确的战略:中国银联要对刚成立不久的第三方支付企业全面开放,只不过这些支付企业指的是线下支付,而非互联网支付。

银联在当时错过了支付宝并不愚蠢,只是没有洞悉未来;刘强东在后悔没有布局支付的时候,也坦言:那个年代支付没有特别大的价值。

在这个时代,支付自然是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的天下,但下个时代支付呢?支付的全面战争必然发生,支付是一个六亲不认的战场,顾不得谁动了谁的蛋糕,变局到来之时的参战者绝对不止二马和王兴,我们共同期待吧。

获取更多新金融资讯、金融知识、金融服务,请关注预备金-互联网新金融知识课堂门户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