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嫌犯罪!这一类金融“黑产”,正被监管联手打击

近日,有银行从业人员向消金界透露,他们接到投诉中,有很多要求银行协商还款、修改征信记录的投诉,若银行不满足其要求,就扬言去央行和银保监局投诉,甚至以“影响了征信”为由向银行索赔。

类似投诉越来越多,遇到这种情况,银行也是很头疼:一方面银行内部确实有监管考核压力;但另一方面,很多投诉在银行看来,就是“恶意投诉”。

面对越来越多这样的情况,银行显然不愿意轻易妥协。

其实,针对银行、支付公司、互金平台、保险公司的恶意投诉代理,已经形成了一个“黑色产业”。接单、签约、“维权”、分成,团火作业、分工明确。

消金界注意到,面对恶意投诉代理对金融行业的施压、干扰,越来越多的金融监管部门,开始与地方公安部门合作,打击这种涉嫌非法获利的行为。

恶意投诉的目的——恶意逃废债

7月30日,处置非法集资部际联席会议,召开了“2020年防范和处置非法集资年中工作座谈会”,安排了下一阶段的重点工作。

其中之一便是要“全力清偿挽损”,指出要将追赃挽损作为风险处置的核心要求,千方百计依法合规拓宽可清退资金来源,加大对网贷平台借款人恶意逃废债行为的惩戒力度,切实提高资产处置效能,最大限度挽回群众损失。

对恶意逃废债加大惩戒力度,势必会波及到对恶意投诉的处置,因为在恶意投诉的背后,很大一部分就是恶意逃废债。

根据聚投诉披露的数据,2019年,针对互金行业的投诉超过63万件,涉及7800个互金公司。在这些投诉中,掺入了很多“职业投诉人”,甚至不想还钱、以搞垮平台为目的的“老赖”。

以恶意逃废债为目的的恶意投诉,已经成为“清偿挽损”的一大障碍。除了纳入央行征信作为约束以外,金融监管部门与公安机关的合作也越来越多,目标就是打击恶意投诉。

2020年5月,运城市公安局发布了“关于优化营商环境,打击金融领域“恶意投诉代理,非法获利”行为的通告”,指出近期有不法机构和人员,以“专业维权”的名义,利用高频、固定的方式,向金融机构施压,要求“全额退保、借贷返息”,并以此牟利。

为此,运城市金融办、公安局、银保监局,督促金融机构加强投诉通道建设的同时,联手依法严厉打击“恶意投诉代理”。

消金界注意到,不仅仅是运城,大连银保监局也发布了通告,联合当地多个政府部门,遏制“恶意投诉”的黑产,当地领导甚至对打击恶意投诉代理做了批示。

其实,恶意投诉危害的不仅仅是金融机构,对客户本身也有很大的影响。

一位银行客服负责人告诉消金界,客户通过“恶意投诉”的方式进行所谓的“维权”,其实害的是自己——泄露了自己的个人信息,上了黑名单,征信受影响,以后接受金融服务的成本都会很高。

恶意投诉重灾区——支付领域

除了借贷、保险领域,支付行业也是“恶意投诉”的重灾区。一些地方针对支付公司的正常投诉,都要占到一半以上。恶意投诉代理自然也盯上了这片“热土”。

12363是上海地区的金融消费权益保护投诉热线。

在金融领域,一旦大量的小额度金融消费纠纷,进入司法环节,十分影响法院的办案效率。因此,上海的监管部门一直都希望,大量小额的金融消费纠纷,能够在调节、仲裁的环节就能够解决掉,所以对金融消费权益投诉咨询电话12363十分重视,希望其能发挥更大的作用。

但2019年9月开始,12363接到大量恶意投诉电话,导致接通率大幅下降,正常的维权和投诉管理难以开展,相关单位因此报了警。

报警后发现,“投诉人”早就在公安那里“挂过号”了 :参与“维权”的是一伙职业投诉人,曾经多次在多家支付机头聚集、拉横幅滋扰施压。

经过公安专案组一个多月的侦查查明,这伙职业投诉人是一个专门针对支付机构的涉嫌敲诈勒索犯罪团伙。

他们在网上开“退款工作室”接单,客户主要为参与境外网络赌博、投资非法集资平台受损的人。

双方约定好代理协议和分成后,“职业投诉人”就采聚众、拉横幅、喊口号,以及向银行投诉、举报、信访等方式,向支付机构施压,要求支付机构赔付资金损失。

“职业投诉人”如此明目张胆闹事要钱,这背后还是巨额利益的驱使。

以参与境外网络赌博为例,涉案金额往往都很大,几百万的金额很常见。有的甚至是被骗参与其中,却以为是高回报的投资,等到资金被转走后才发现是骗局。

受害人也会报案,但是境外赌博案件侦破并不容易,有的甚至找不到人。

很多被骗的人看到破案无望,自己几百万、上千万的钱就要打水漂,于是经过“高人”的指点,会选择与“职业投诉人”合作,哪怕给对方的分成多一点,万一真的“捞”回来,还能收回一部分钱,不至于全亏。

一些支付机构迫于压力退回了款项。他们有着“难言之隐”:

根据《银行卡收单业务管理办法》相关规定,银行和支付机构从事收单业务,要严格按照“谁开户(卡)谁负责”、“谁的用户(商户)谁负责”的原则承担客户(商户)管理的主体责任,因履职不到位导致直接或间接为赌博网站提供支付服务的,将被严厉追责。

无论是银行,还是非银支付机构,严监管下显然不会直接为赌博网站提供支付服务,但是间接提供也不行,也要负有一定的责任。

消金界了解到,2020年6月,某银行因为交易风险监测机制不健全,直接或间接为赌博等非法交易平台提供条码支付服务,被央行给予警告处分,并罚款X万元(想知道具体处罚金额,请关注“消金界”,后台回复“恶意投诉”)。

而早前,某支付机构没有采取有效措施和技术手段,检查境内网络特约商户的交易情况,导致特约商户为赌博平台提供支付通道,被央行罚款4000多万元。

“职业投诉人”正是利用了这一点,对支付机构强硬施压,甚至不惜干扰正常的金融活动。

监管鼓励合理的举报与诉求,对于其中的问题会区分对待与处理。比如处罚没有尽责的相关机构。但对于以要挟、暴力等手段的恶意投诉,也已经开始重视。

7月16日,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公布了最新的《支付结算违法违规行为举报奖励办法实施细则》(以下称《细则》),8月1日开始施行。该细则专门针对恶意投诉做了规定。

《细则》第十一条规定:

对发生两次及以上恶意举报、诋毁他人的举报人,举报中心通过适当方式在一定范围内进行通报,并在二年内不予受理其新的举报;对以举报为要挟或通过骚扰企业正常经营等手段向举报对象索赔或要求举报对象支付相关费用等,涉嫌构成敲诈勒索、寻衅滋事等的举报人,举报中心将按照有关规定移送公安部门处理。

经济下行叠加疫情影响,现在各地都特别重视优化营商环境,从监管到地方政府,再到行业协会,都已经注意到了恶意投诉代理对正常金融秩序的破坏。可以预见的是,下半年监管对“黑产”的打击力度,只会越来越大。

获取更多新金融资讯、金融知识、金融服务,请关注预备金-互联网新金融知识课堂门户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